2014年05月21日

杭州一姑娘一万多元卖了亲生娃 自己跑去泡酒吧

  女儿出生才三个月,90后妈妈就将其卖给他人,换来一万八千元,自己却跑去酒吧、饭店、商场,十几天花光卖娃钱,又“顺”走他人苹果手机。4月10日,这名妈妈站在了萧山区的被告席上,检察机关其涉嫌拐卖儿童罪和盗窃罪。

  女子小何今年24岁,江苏人,2015年12月来到萧山,呆了四五个月还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不过她遇上了自己的“男神”,很快坠入爱河,体贴的男友小王不用小何工作,自己赚钱来养家。很快,小何就怀上了宝宝,未婚先育在2017年3月产下一名女婴。

  “他只知道玩手机,不管孩子,宝宝大哭大闹都是我一个人弄。”庭上,小何说由于未婚夫小王天天打游戏,他们俩争吵越来越多。

  “他大喊让我滚。”小何说2017年6月,她与小王吵架后忍无可忍,自己抱着三个月大的女儿,出门在瓜沥镇找了一家连锁酒店。“我没工作,入,奶粉钱都没有,孩子会饿死的。”小何说,她觉得自己无力抚养孩子,说自己想气气小王,就在微信朋友圈发布信息,让别人领养其女儿。

  小何的朋友圈很快有了回应,留言者是阿影(另案处理)。他的姑姑、姑父夫妻俩(另案处理)结婚多年未育,很想要一个孩子。

  庭审中,阿影的姑父证言,他们在阿影的介绍下,前往酒店会见了小何,确认了孩子的健康情况,不过,当天小何并不愿意将孩子卖给他们,他们只得无功而返。

  可没过几日,小何就主动打来电话,意思是可以考虑把孩子卖给他们。他们就和阿影一起再次去到酒店,商定先给一万五千元,他们将孩子抱走,等到小何出具出生证明时,再将三千元补上。

  过了几天,小何找上阿影姑父,虽没带出生证明,但要了余下的三千元,阿影姑父表示,希望小何可以带着钱尽快离开杭州。

  警方经查发现,拿着这一万多元,小何在十几天内,多次出入酒吧,在商场、饭店多次消费,直到花光所有钱款。半个月后,她去某足浴店找她的小姐妹,趁人不备之时,又顺走了店内一名技师的黑色苹果7plus手机。

  而在小何离家出走期间,未婚夫小王在接到小何朋友的电话后,立即赶到了酒店,不过小何一直没说孩子怎么样,她不用小王管。小王的姐姐还打电话对小何说:“你们没钱的话,孩子我来养。”

  在小王的再三追问下,小何表示孩子已经被她卖了。小王泣不成声,决定报警。此时的小何似乎已经知错,她陪着小王,一起等待的到来,后如实供述了犯罪事实,成功将被卖的女儿解救回家,暂时寄养在小王的亲戚家中。

  “我很对不起她(女婴),我很想念她,想知道她吃得好不好,睡得香不香。”在最后陈述中,小何低下头开始大声哭泣,她说自己出生在单亲家庭,家境不好,又不懂法律,事后非常后悔,希望法庭给她一个的机会。

  休庭后,小何的家属抹着眼泪给法庭一份村卫生室出具的小何去医院检查状态的说明,“她脑子不太好的,来杭州几年都没和我们联系过,我们到出事才知道她已经生有小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