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治病善用“小药方”便宜还管用!访山西中医医院皮肤科主任医师王

  太原晚报有报料热线年每周只有两三个病人,到2017年年门诊量2.7万人次,王建青医生靠着便宜管用的小药方在病人中出了名:中医遣方用药不能大炮打蚊子,因病制宜发挥中医简便验廉的传统优势,才是中医药传承的根本。作为新时代中医,我们有责任、有义务让中药这种优势得以发扬普及。

  出租车内,当记者对司机说出目的地后,司机油门一踩,车子轻快驶出很远:“山西省中医医院胜利分院?知道。这个医院有个大夫挺有名……”

  “王建青?”“对,就是他。看皮肤病有水平,我家小子脸上痤疮就是吃他的药。找他看病的人不少,我媳妇儿每次都是早晨五六点去挂号。你呀,走晚了。”

  狭小的诊室里,王建青医生只顾得上招呼一句:“自己出去找把凳子,先坐。”就兀自转头忙着接待起了患者。

  王建青的助手一边有条不紊地叫号、抄方,一边忙里偷闲地解释:“差不多每天都是这样:上午六七十个、下午五十多个病人。”

  医院门诊记录显示,2017年王建青的门诊量约为2.7万人。这样的数字意味着,如果一年365天每天出诊,王建青平均每天要为74名病人看病。

  走廊里,坐成一排的病人等得无聊,见记者来,立刻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挂王大夫的号得有窍门,网上预约挂号,或者早晨早点来挂号,估摸着时间差不多到了再来看病。”“就是万一误了也不要紧,王大夫没有架子,有求必应。”“心里装着病人,看病很认真。”……

  陆续接待了十几位患者,王建青开的药方,最多不过十一二味药,少的甚至只有三四味药。

  “王大夫的药,便宜又管用。”走廊里,患者张丽华打开了话匣子。张丽华的病历本明显比别人的厚几倍,翻开来,从2014年开始,短则一周,长则十天半个月,就有一次王建青的门诊记录。“我得了银屑病七八年了,都说这个病是‘不死的癌症’,反反复复特别难治。常年吃药我的经济可负担不起,王大夫一服中药只要元,疗效也很好。”

  患者小胡本身就是中医专业的学生,第一次找王大夫治疗自己脸上的痤疮时,小胡奇怪地问:“王大夫,不用金银花行吗,以前看中医都用过的。”

  “你的症状不算严重,枇杷叶能行为什么要用金银花,金银花贵得很呢。”小胡回忆,总共花费不到300元,每次不超过12味中药,痤疮基本上消退了。“王大夫不仅治好了我的病,也为我的未来指明了方向:行医者当如是。”

  这样的事情不胜枚举。在王建青的印象中,他开的处方,平均下来每个也就十几元,超过20元的都很少。

  “患者之间会互相介绍;很多我不认识的同行也会介绍病人来找我;有的患者一个人看好皮肤病之后,全家人的大病小情都来挂我的号。”王大夫笑着说:“有一位89岁的杨大爷,隔三差五就来我的诊室坐坐,家里人有谁不舒服了,都要问问我的意见。看见患者这样信任我,心里暖洋洋的。”

  “有时听患者抱怨药费高的时候,我的心里沉甸甸的。我从小在农村长大,我的父母连超过20元钱的药都舍不得抓。从我第一天做临床医生开始,让病人尽量少花钱治好病,就成了我一直追求和努力的目标。”王建青解释,中药方各种药物讲究配伍,即使同一种病,根据病人病程、部位、体质等变化,药方可以有多种变化。

  “举例说,治疗血管炎的四妙勇安汤,如果病人病灶部位在腿部,而且不是十分严重,就可以将金银花换成忍冬藤,药费降低了50%,对这个病人来说疗效是一样的。”

  “传统中药经方用药十分简单,往往三四味药就能解决问题。中药原本就是依靠简单有效的疗效来解决百姓病痛,才得以传承至今的。当今社会,看病难、看病贵已经成为困扰人们最大的民生问题之一,中药简便验廉的特点在缓解百姓看病难、看病贵方面,有着无可比拟的优势。作为新时代中医,我们有责任、有义务让中药这种优势得以发扬普及。”

  开小药方,用便宜药,会不会影响医院的收入?对这一点,王建青很坦然:“作为医生,不能光算医院收入的经济学。

  不该用的药一个都不用,不需要的检查一个都不做,开处方不能有‘’,是行医者的基本操守!”